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时间:2017-04-19 15:14:38    浏览次数:

(新闻中心记者   尹晓彤)

    最简单的也是最幸福的事。

    我们这个家,很朴素;我们三个人,很单纯。我们与世无求,与人无争,只求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碰到困难,我们一起承担,困难就不复困难;我们相伴相助,不论什么苦涩艰辛的事,却能变得甜润。我们稍有一点快乐,也会变得非常快乐。这是杨绛先生在《我们仨》中吐露出真情的告白。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再不用东奔西跑,再无分离可说。他发愿说,“从今以后,咱们只有死别,不再生离。”

    我梦里梦外全都是你的脸庞。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怪他一声不响得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走,让我一程一程送,尽量多聚聚,把一个小梦拉成一个万里长梦。这我愿意。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的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的愈远,愈怕从此不见。”在杨绛的心中,没有比他先生钱钟书更加重要,再怎么伟大的女人最后依偎着的永远是自己的丈夫,哪怕有再多的苦难,再多的泪水,在那相聚的一刻,已经是那样的渺小、不值一提罢了。杨绛先生最后嫁给我们最渴望的爱情。

    愿化作石子守护我们的小船。

    梦境总是不同但是情味相似。往往是我们两人从一个地方出来,他一晃眼就不见了。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个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等那末一班车,车也不总来。梦中凄凄惶惶,好像只能让找到他,就能一同回家。

    是的,杨绛先生这一生都在陪伴着他的家庭,陪伴着她最幸福的滋味,来不及说再见却都不见踪影,伊人总要找到回家的归途,就像她在书中所说,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仨。


【值班编辑:宋依霖】


版权所有 河北经贸大学新闻中心
Copyright © Hebei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And Business.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学府路47号 | 邮编:050061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