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念想,悲恸的守望------我眼中的《白夜行》
时间:2017-5-24 9:18:22    浏览次数:45

 (新闻中心记者 杨丽云)

    心情震惊到无以复加,之后又是沉重的难过,原来世上竟有绝望悲恸的爱情。长达十九年的案件,十九年间,唐泽雪穗毕业结婚离婚,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改变了太多的人生,唯一不变的,是桐原司亮的跟随思念与守望。

    亲眼看到自己父亲的兽性,亲眼看到喜欢的女孩绝望的脸,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或许,从那一刻起,雪穗和司亮的世界里便再也没有了太阳。一个怀着对世界的痛恨在不断地夺取,金钱,权利,美貌,别人的嫉妒;一个怀着对雪穗的愧疚不断的救赎,十九年守护在雪穗身边,帮助雪穗夺取一切她想要得到的东西,并且不顾一切在所不惜。

    雪穗说:“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替代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没有太阳的雪穗就像失去了灵魂,丢掉了人性,深深的绝望与不甘充斥着她的思想,好在有司亮的存在,对于雪穗来说,司亮替代了她丢失的太阳,在黑夜里照亮她前行的路。我想,如果说雪穗还有一丝丝的灵魂的话,那一定源于司亮,司亮的守望与爱是她继续拥有一丝活力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理由了。

    司亮说:“想要在白天走路。”雪穗的天空里没有太阳,司亮的世界又何曾明亮呢?从杀死自己的父亲开始,司亮的世界便再无一丝的明亮,白天在哪里,司亮不知道,他只知道世上从此再无桐原司亮,只有唐泽雪穗的守望者。或许当十岁的司亮将剪刀刺向父亲的心脏的时候,他就想要将剪刀刺向自己,但看到雪穗苍白无助的脸的时候犹豫了,司亮活着或者仅仅是为了救赎雪穗以及内心深处对雪穗的爱。

    有人说司亮并不爱雪穗,雪穗也并不爱司亮,一个为了报复,一个为了救赎。故事中雪穗和司亮也的确没有过多的接触,但我并不这样认为两人之间没有爱,倘若不爱,又何至于如此痛苦的活着,或许他们两个人的爱情并不单纯,都是为了保有自己唯一的那一点灵魂与人性,但是毫不否认他们的爱深入骨髓,案件未发生之前两人总是一起去图书馆;司亮为雪穗做男孩和女孩手牵手的剪纸;雪穗给亮做的绣着R&Y的袋子;之后,雪穗给她的店起名叫R&Y ;十九年的守护。书中隐晦的提到这份悲恸的爱情,看上去是以案件为主线,全书读完,才明白原来主线是司亮对雪穗绝望的念想,悲恸的守望。

    司亮桐原最清浅的念想不过是希望能够与雪穗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

    故事的最后,司亮死了,还是那把刺向他父亲的剪刀,雪穗面无表情的说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她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她一次都没有回头。生命中唯一的一点光亮消失了,雪穗的世界彻底变成了黑暗。

    十九年的守望终于结束,连最后的一丝温情也被完全抛弃,此书观完,唯有在一曲救赎罪恶的爱情之中悲切动容,无以言表。

【值班编辑:王新彤】

版权所有 河北经贸大学新闻中心
Copyright © Hebei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And Business.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学府路47号 | 邮编:050061

展开